新湖南丨高考冲刺:“疫情”下的文言文二轮复习计策

 发表时间:2020-03-14 作者:钟武伟来源:



本期嘉宾: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 傅应湘 熊 静

讲述内容:疫情当前,停课不停学。虽然疫情造成隔屏,阻碍了师生面对面的交流,但没有流不出的水,没有移不动的山。特别背景下,高三文言文二轮线上复习该如何有效推进呢?文言文阅读权复大,是高考语文的复难点之一。近几年全国卷主要考查文言断句、文化常识、文意概括与分析、文言翻译,题型相对固定。基于一轮复习已全面撒网,逐一落实考点,二轮复习则复在总结规律,把握方法,形成解题能力,渐次突破典型题型。

一、文言断句题——觅找标志,击破断点

把握方法,奇妙断句。文言断句,遵循先易后难的原则,须一目四行,纵向比较四个选项,找出不同的“断”点,通过察对话引文,依总分结构,找词性、虚词、句式、修别,确定句读,着力击破不同“断”点。一般而言,整段文字预设两处错误,两个选项各安排一处错误,一个选项安排两处错误,一个选项正确。

二、文化常识题——立足文本,纵横勾连

文化常识题内容纷杂、晓识点琐碎,涉及天文地理、典章制度、职官沿革、文化典籍、行政区划、教育科举,礼仪习俗,姓氏称谓等等,但还是有据可循的,其考查点基本都和教材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某一文化常识的出现,也往往不是单一孤立的。因此,除立足教材进行古代文化常识的积存外,还要将课外文言文阅读中涉及的文化常识分门别类,纵横勾连,比较回纳,晓其一亦晓其二,形成文言晓识网络。例如:必修5探究梳理部分就对天文地理、纪年纪时、姓名字号、礼仪制度做了梳理。还可以朝代分期为文化常识积存的纵向脉络,积存历代选官制度的沿革等。

三、文意概括与分析题——通览钩玄,比对挑选

突出“史传”特色,通览钩玄,抱本固元,“言”“文”并复,忌复“言”而轻“文”。从何人(圈画出主要人物和次要人物)、何事(写了几件事)、何德(分析人物有怎样的品质)、何能(关注作者刻画人物形象的方法)四个角度梳理文本。文意概括与分析题四个选项的排列顺序与行文顺序一般是一致的。因此,圈记年号、地点、时间词、表示官职变化等词语,对文本进行切片分层,便于宏观把握文本,找准比对挑选的区间。而每个选项前面都是对人物的概括,一般不会设误,常常是在后面的分析部分设误,常见的设误方式有:曲解文意,无中生有;张冠李戴,移花接木;强加因果,牵强附会;以偏概全,言过其实等,这与论述类文本阅读中的设障设疑有所类似,可关联权衡。

四、文言翻译题——以点带面,深耕细作

文言翻译试题承载功能日益强大,能力考查日益多元。要和谐好基础晓识复习与解题能力培养的关系。

第一,回来教材。文言文“篇目选课外,考点在课内”,从某种程度上说,高考文言文的考查是用课外材料对课文晓识的再演绎。高考中出现的实词、虚词、特别句式大多能在课文中找来相关出处。如2019年全国2卷翻译题:“贾生数上疏,言诸侯或连数郡,非古之制,可稍削之”(《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中的“连”“非”“稍”都分别能在《梦游天姥吟留别》《论语》《苏武传》中找来对应点。只有回来教材,前后勾连,挖掘高考真题与课本之间的内在联系,才能有效迁移,将课内晓识迁移至课外,由已晓解读未晓,“以不变应万变”。高考文言文阅读考的是能力,这能力亦来源于对课本晓识的融会贯通。

其次,精读真题。“旧书不厌百回读,熟读精思子自晓。” 我们一定要用好用足最近三年高考试题,最大限度地发挥其功能,研究命题规律和指向。以点带面,精读文本,深入挖掘,关注真题中的高频实词、活用词、文言句式、古今异义词、复要虚词、文化常识等等,纵横交错,回类织网,丰富文言晓识储备,力求能触类旁通,合理推断。

“登高自卑,行远自迩。”文言文阅读是有章可循,有据可依的。一轮复习已连点成线,二轮复习的目标就是构线成面、组面成体,构建坚牢的文言晓识网格。常态化的师生互动受限,伟大的互联网适当补偿,以我为主,循序而行,成竹在胸。如此,三月读书轩中,六月向阳而开。

 


copyright©1998-200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
麓山国际实验学校 现代教育技术中心制作
湘ICP备05000897号 版权所有
pk10手机投注 pk10登录地址 1分快3 大发时时彩 凤凰快3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