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教育|落花时节又逢君


——走进语文课本中的“长沙篇章”(二)
发表时间:2019-10-12 作者:钟武伟来源:

唐大历三年(768),一叶小舟载着颠沛流离的杜甫全家老小出四川,经三峡,沿长江一路向东颠簸漂来。与小舟一道颠簸的,还有风雨飘摇中的大唐王朝。船至洞庭,诗圣写下名篇《登岳阳楼》,诗中长叹: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这位最清醒的现实主义诗人,此时再无年轻时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情,也无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大志。他思乡心切,准备暂时投奔旧日好友、衡州(今衡阳)刺史韦之晋,等战乱平息后再连续向东回来河南老家,不料卑湿的湘楚成为了他生命的最后回宿之地。杜甫流寓长沙两年多,起初寓居在南湖港的一条船上,后移居小西门附近的江边佃楼,诗人自称此楼为江阁

家国不幸,诗人不幸,长沙却有幸迎来伟大的诗圣。杜甫在湖南漂泊两年多,留下诗篇百余首,其中在长沙所作五十多首,包括他晚年的压卷之作《江南逢李龟年》:岐王宅里觅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江南逢李龟年》入选流传最广的唐诗选本《唐诗三百首》,现被选入七年级上册语文课本,可见这首诗是历代公认的唐诗经典之中的经典。

沉郁顿挫是杜诗最鲜明的风格,在这首诗中得来充分体现,即思想内容博大深厚,表达手法蕴藉跌宕。岐王宅里”“崔九堂前,看似轻松追忆往日浪漫的青春年华:诗人与音乐家李龟年才华早露,经常雅集于达官豪门;大唐王朝正值歌舞升平的开元盛世,给人无限的向往与期望。然而安史之乱骤起,国运陡然衰落,往日繁华不再,百姓家破离散。四十多年后他乡遇故晓,本该是人生一大幸事。正是江南好风景,本应快意赏景叙旧。然而,相逢却在落花时节,让人不禁悲从中来,油然想起世运衰颓、社会动荡和彼此老病漂泊。句中正是两个虚词一转一跌,无限伤感尽在不言中。觅常见”“几度闻足见两人交往之深,几十年后漂泊至他乡意外复逢,其景、其情、其事足以用《琵琶行》之类的长篇叙事诗表达,而诗人举复若轻,以寥寥四句述之,特别是末句落花时节又逢君刚触及泪点却戛然而止,让人欲罢不能。全诗抚今思昔,世境之离乱,年华之盛衰,人情之聚散,命运之无常,以及安史之乱给人们造成的巨大灾难和心灵创伤都浓缩在这短短的二十八字中。

杜甫(712—770年),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河南巩县人。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与李白合称李杜,以别于晚唐小李杜(李商隐、杜牧的合称),杜甫也常被称为老杜。鲁迅先生曾说:我总觉得陶潜站得稍稍远一点,李白站得稍稍高一点,这也是时代使然。杜甫似乎不是古人,就好像今天还活在我们堆里似的。陶潜未经战乱,逍遥隐居:摘菊东篱下,悠闲见南山。自然站得稍稍远一点。李白主要生活在盛唐时期,加之个性恃才傲物,豪爽浪漫: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凡夫俗子难以进入诗仙的核心朋友圈。即便是写安史之乱给家国与百姓带来的灾难,诗仙也如仙人般地居高俯视:西上莲花山,迢迢见明星。……俯视洛阳川,茫茫走胡兵。流血涂野草,豺狼尽冠缨。故而李白让人感觉站得稍稍高一点。杜甫处于唐朝由盛转衰之时,战乱中他与普通民众一起辗转流离,身份就是一位会写诗的难民。他的诗歌成了百姓的最强代言:战争、灾难、疾苦为题材,悲悯、愤慨、哀伤为情怀: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逾墙走,老妇出门看。吏唤一何怒!妇啼一何苦!”“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爷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儒家强烈的仁爱精神和忧患意识是诗中最感人的呐喊: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唤!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杜甫忧国爱民精神与现实主义作品穿越漫漫历史长空,永驻普通民众心中,故而他好像今天还活在我们堆里似的

国家不幸诗家幸,赋来沧桑句便工。纵观杜甫一生,不如意乃至不幸十之八九。即便投奔亲友也厄运不断,前往四川成都投靠好友剑南节度使严武,一家得来接济后暂获安宁,可几年后严武暴亡,杜甫顿时失去依靠。前来湖南投奔衡州刺史韦之晋,至衡州得晓韦之晋已调任潭州(长沙)刺史。当他赶往长沙时,韦之晋却意外病逝。溯湘江前往郴州投靠舅父崔伟时,不料耒水暴涨,不得不返回北漂,最终客死在汨罗江的一条小舟上。杜甫的生平经历大致分为四个时期:三十五岁之前的读书壮游时期,三十五岁至四十四岁的十年长安困守时期,四十五岁至四十八岁的陷贼与为官时期,四十八岁至五十八岁的西南漂泊时期。第一个时期是诗人创作的准备时期,第二个时期诗人开始现实主义诗歌创作,第三、四个时期诗人创作走向成熟,达来现实主义高峰。国家与个人的不幸,折磨了杜甫,也成全了杜甫,使他能深入百姓生活,体验民间疾苦,洞悉战争的罪责与统治阶级的腐朽,为他伟大的现实主义创作之路奠定了坚实基础。

杜甫在湖南留下了他一生中最潦倒、最凄凉时期的诗作,他写百姓凄凉:万姓疮痍台,群凶嗜欲肥;写战争的残酷:丧乱死多门,鸣唤泪如霰;写自身穷苦而心系苍生:入舟虽苦热,垢腻可灌溉。痛彼道边人,形骸改昏旦。难能可贵的是,诗人虽经磨难仍怀有一颗热爱生活的滚烫之心,他的一些诗歌描述了长沙当时的风物人情,即便现在读来还使人分外亲切。他登临客居的江阁作《江阁对雨有怀行营裴二端公》,盛赞湘江雄浑气象:南纪风涛壮,阴晴屡不分。野流行地日,江入度山云。层阁凭雷殷,长空面水文。雨来铜柱北,应洗伏波军。他游览岳麓山,作《岳麓山道林二寺行》抒发对古寺清幽境域与周边田园风光的喜爱,诗中寺门高开洞庭野,殿脚插入赤沙湖一联后题刻在麓山寺内檐柱上,成为描画麓山古寺的千古绝唱。诗圣是民众对杜甫的最尊称谓,诗史是民众对杜诗最中肯的评判。

诗圣的来来,让爱国忧民为本色的湖湘文化更加厚复。今天,在长沙市湘江大道和西湖路交界处的湘江风光带上,一座古朴雄壮的杜甫江阁巍然耸立于当年诗圣的客居之处,如同当年伟岸的诗圣在江边注视着北去的浩浩湘水。阁中再现诗圣的沧桑与伟大,寄寓后人的敬仰与追怀。进入阁中,你的眼前是否会浮现一千多年前诗人与李龟年在此复逢的动人情景?登阁俯视,你是否能感受来诗人往日对湘水胜景的由衷赞颂?凭栏遥望,你是否能看来曾让诗人流连忘返的麓山古寺?
(本文源自:

 

 


 

copyright©1998-201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 
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 现代教育技术中心制作  
湘教QS7-201311-001684  湘ICP备05000897号 版权所有
 
江苏快3 pk10手机投注 pk10手机投注计算 pk10手机投注计算 江苏快3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